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星辰的博客

网罗精彩,分享阳光;链接友情,通达思想。

 
 
 

日志

 
 

【转载】中国古代经典之对偶观  

2017-01-16 09:49:00|  分类: 哲理智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古代经典之对偶观(六)

 2017年01月16日 -   星辰 - 网络星辰的博客 (2013-03-02 19:51:35)
标签: 

 

时空

 

相对论

 

法术

 

时机

分类: 数哲对偶

六、道与时空相互表达

 

《老子·二十五章》曰: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 天法道,道法自然。

老子所说的“道”到底表示什么,2000多年来一直众说纷纭。冯友兰认为:

……照它(指《老子》)的理解和解释,道或无就是万物的共相。它是无物之物,就是因为它是一切无的共相。它是无象之象,就是因为它是一切无象的共相。……一切万物的共相,就是有。它不是这种物,也不是那种物,可是也是这种物,也是那种物。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有,所以有就成为无了……但是,没有一种仅只存在而没有任何其他规定性的东西,所以极端抽象的“有”,就成了“无”了。这就叫“异名同谓”。“有”是它,“无”也是它。

这一说法值得再商榷。其认为,道之所以为“无”,是因为它“实际上并不存在”,之所以不存在,是因为“没有一种仅只存在而没有任何其他规定性的东西”。在《老子》中,“道之为物”,“其中有象”,“其中有物”,“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道只不过是“惟恍惟惚”而已,而非不存在。“复归于无物”也并什么都没有,而是指“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故非形而下器。此外,不是任何东西或存在都是有规定的,因为人类的规定来自于人类本身对实际之认识或虚拟构设,而很多东西或存在是先于人而有的。因此,人类不能通过是否有规定来决定是否有东西或存在。

 

6.1 道之空间性

 

老子“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这表明老子首先认为,道是一种无处不在之存在,“大”的意思,就是指无限延展之空间。人类所需的生存空间是有限的,但若向这个有限空间的边缘迈进,却永远也不能到达其边际。随着物体趋向边缘的运动,生存空间本身会不停地向外扩张。窃以为,这就是“大”的真实含义之一:人们永远也看不到自身所生存空间之整体,也无法了解其真实边界(或人类所构想之边界)。大象无形”,因此人们无法从整体上把握自身的生存空间,也无法用形而下之器来解释什么叫做老子的“道”。

“道”作为一种无处不在之存在,使得空间具有了很大——很可能是无穷大——的弹性。这一点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有不少描述与应用《西游记》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中有一段写道:

……只见个巡视灵官来报道:“那大圣伸出头来了。”佛祖道:“不妨,不妨。”袖中只抽出一张帖子,上有六个金字:“唵、嘛、呢、叭、咪、吽”。递与阿傩,叫贴在那山顶上。这尊者即领帖子,拿出天门,到那五行山顶上,紧紧的贴在一块四方石上。那座山即生根合缝,可运用呼吸之气,手儿爬出,可以摇挣摇挣。

这一段一开始很令人迷惘,因为孙悟空之法术非常高超,既可变大也可变小。很多人想:为什么孙悟空不变只鹪鹩虫飞出来,他后来不是经常这样去魔窟里探路的吗?后来,又看到小雷音寺假佛祖那一回,即第六十五回(妖邪假设小雷音  四众皆遭大厄难),其中有一段写道:

……只听得半空中叮狢一声,撇下一副金铙,把行者连头带足,合在金铙之内。……却说行者合在金铙里,黑洞洞的,燥得满身流汗,左拱右撞,不能得出,急得他使铁棒乱打,莫想得动分毫。他心里没了算计,将身往外一挣,却要挣破那金铙,遂捻着一个诀,就长有千百丈高,那金铙也随他身长,全无一些瑕缝光明。却又捻诀把身子往下一小,小如芥菜子儿,那铙也就随身小了,更没些些孔窍。

看到这里,终于使人豁然开朗。如来佛祖之五行山与假佛祖之大金铙,都可以随其中所藏物之大小变化而变化。不管所藏之物如何地大,始终不能达到其边界;不管其中之物如何地小,也不能穿透其表面缝隙。这种空间就是老子所谓之“大象无形”,是“搏之不得”的,故古人道心惟微”。

道教典籍《龙门心法》之“求师问道”篇中道:

皇天至道,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至广至大至高至尊;至玄至隐,至幽至渺。其大无外,其小无内。……

这就很好地说明了道之空间属性。又《管子·内业篇》中道:

灵气在心,一来一逝。其细无内,其大无外。

气或气息,是可以与道相通的。

《庄子·天下》中记载了惠施之言论曰:“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这其实正说明道之“无形”,是可虚可实、可大可小、可屈可伸之空间。《庄子·则阳篇》曰:

闻之,而见戴晋人。戴晋人曰:“有所谓蜗者,君知之乎?”曰:“然。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君曰:“噫!其虚言与?”曰:“臣请为君实之。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穷乎?”君曰:“无穷。”曰:“知游心于无穷,而反在通达之国,若存若亡乎?”君曰:“然。”曰:“通达之中有魏,于魏中有梁,于梁中有王,王与蛮氏有辩乎?”君曰:“无辩。”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

庄子站在更高的时空层面他人对答将战争喻为蜗角之争,是妙趣横生。四方上下无穷亦有穷,往古来今无限亦有限,空间之大小、时间之长短,都是相对的。后人(白居易以《对酒》诗附和道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随贫随富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

其中,石火光即两石相撞发出的火光,白居易以此形容生命之短暂。但反过来想,其虽非常短暂,但已可容纳一生。在本诗中,空间与时间之无线弹性以及人生之豁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从魏晋南北朝至于隋唐,文学家而入道学之人不在少数,如何晏王弼嵇康阮籍郭象陶渊明、李白、陈子昂、王维、权德舆、白居易等,皆为其中之佼佼者。这些大文豪因深谙道家文化,故其相关作品读来令人悠然神往、淡然忘俗,极易使人产生悠闲、山水等时空之联想。如陶渊明之《饮酒》、王维之《送别》等。国画大师傅抱石生前为其画作《渊明沽酒图》特意题诗道:

村居闲适惯,沽酒为驱寒。

呼童携素琴,提壶相往返。

有酒且饮酒,有山还看山。

林间凄宿雾,流水响潺湲。

此意竟何似?悠悠天地宽。

道之韵味,简直呼之欲出。

从老子“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这一观点可以看出,“道”首先是一种空间体现,且其具有无限弹性。古人认为天与地无穷大,且这种无穷大不单单体现在空间之体积,也体现了空间之容量,即天与地无所不容。此外,即便从当今之科学角度来看地球,则地球“有界无边性”也能为“道”之圆融性提供一定的借鉴。其次,将人与道并列,这也说明了“道”是可具体而微的,是可以实指物种及其智慧的。

 

(注:有界无边性。地球的有界性是很明显的,因为它具有有限的半径。地球的无边性是因为地球是个(近似)球体,从地球上任何一点出发,走遍地球都不会掉到地球外面去。对比一下读者就会更清楚:在方桌上走的话,一定时间以后肯定会掉到方桌外面去,这是因为方桌是有界有边的。而人或事物不会掉离地球,则说明地球没有边。)

 

6.2 道之时间性

 

“道”是否只空间之意呢?从《老子》与《易经》来看,显然并非如此。除了能表示无限延展之空间存在之外,“道”还是一种无限延续之时间体现。再看看《老子·二十五章》:

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大曰逝,“大”是一种空间体现,“逝”呢?《论语·子罕》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可见,“逝”是一种运动,是一种过去与现在之时间体现。逝曰远,“远”是需要时间来到达的,故其为一种未来之时间体现。古人认为宇宙是循环往复的,无始无终,经历了一定之时间后,一切会反、会回,会从头来过。因此“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由上所述,“道”除了影射空间之外,还蕴涵了时间。这一点还可从《老子·五十四章》得到验证:

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馀;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

若说“道”仅仅表示空间,则以自身理解别人、以自家观测他家、以本土推测他乡、以本国推理外国,都是说得通的,但“以天下观天下”这一句就难以解释了,因为天下只有一个。因此,“以天下观天下”应时间概念,即以历史经验来观测未来。

很多很多年的历史,才能形成一点点传统;很多很多年的传统,才能形成一点点文化。(而抛弃这些,仅仅需要十几年!)一个不懂历史的人,是无法把握现在、更不可能预测未来的。可见,“以天下观天下”乃至理名言,是应该奉行的。

《庄子·至乐》曰:

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

机,即时机,指某些重要、关键之时间点或时段。可见,庄子认为万事万物之发展变化都是因时机变化而引起的。《国语·越语上》记载范蠡的话道:

夫圣人随时而行,是谓守时。

守时,今天被狭义地解释为遵守作息或行动时间表,这大大地削弱了其本意。守时,指遵守天时,敬奉天道。《管子·霸言》道:

智者善谋,不如当时。

当时,即选择适当时机。《老子》第五十五章曰:

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物壮则老,谓之不道。”这显然亦指时间状态。

在中国古代学者看来,时间与空间相互对偶,且可相互转化(其数学原理在本书末卷有所阐述)。在对偶两部相互转化之过程中,它们交替着成为“道”的一部分甚至有时成为“道”本身。西方文化之传统是空间主控的,而由于空间是可分割、可分配、可占有、可交易的,因此西方人掠夺性很强;中国文化之传统是时间主控的,而由于时间是不可分割、不可分配、不可占有、不可交易的,因此东方人防守性很强。

这一点,从中国大地上大大小小之城墙就可见一斑。万里长城是用于防止外族入侵的,坚实的城墙与护城河是用来守卫城市的,高强大门是用来防卫家人的;当今中国之城市居住地大都装有防盗门。而从欧美影视作品中,似乎总能看到这种场景:要么某家的门随手就可推开,要么随便就能进入到后院之中。他们看起来不防守,是因为他们总在想着进攻,而进攻乃最好之防守。

 

6.3 道之时空性

 

此外,中国古代学者将空间与时间之移换法术也称为“道”,且有正道与旁门之分。在道教,真正能够修成神或仙之方法,即为正道;而扶乩、朝真降圣、采阴补阳之类的,属旁门左道。《西游记》第二回(悟彻菩提真妙理  断魔归本合元神)中道:

一日,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孙悟空在旁闻听,喜得他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祖师道:“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悟空道:“弟子……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祖师道:“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你今要从我学些甚么道?”悟空道:“但凭尊祖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祖师道:“‘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傍门,傍门皆有正果。不知你学那一门哩?”

菩提祖师在下文所列举之“傍门”,都属于今日所谓之旁门左道。这可能是因为祖师要测试悟空是否是贪名图利之辈,因此才以旁门相诱但后来发现悟空是个真心寻求大道、妙道者,因此祖师也就不吝赐教。在同一回可见:

你看他从旧路径至后门外,只见那门儿半开半掩。悟空喜道:“老师父果然注意与我传道,故此开着门也。”……那祖师不多时觉来,舒开两足,口中自吟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悟空应声叫道:“师父,弟子在此跪候多时。”祖师闻得声音是悟空,即起披衣,盘坐喝道:“这猢狲!你不在前边去睡,却来我这后边作甚?”悟空道:“师父昨日坛前对众相允,教弟子三更时候,从后门里传我道理,故此大胆径拜老爷榻下。”祖师听说,十分欢喜,暗自寻思道:“这厮果然是个天地生成的!不然,何就打破我盘中之暗谜也?”悟空道:“此间更无六耳,止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祖师道:“你今有缘,我亦喜说。既识得盘中暗谜,你近前来,仔细听之,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

这一场景,正如前文曾论述过的,再次体现了大道的不可轻传性。学大道者必须品德无亏,否则力量越强,为害也越大;学大道者必须智慧绝伦,因为大道并非谁都能理解。从孙悟空后来之行为可以看出,他很有斗志与正义感;此外,他不但理解力强、好学(从其对白可看出其在访道过程中在人间学习了很多常识与道理),更重要的是其悟性很高,这对于修道者而言,是能否掌握大道之关键。

若读者对中国古代的神话体系比较了解就会发现,其各种道、法、术,其实都是某种时空移换之体现。只不过,得大道者可以很轻易、很快地完成,而入偏门学左道者就要费力很多(甚至有时仅仅是障眼法之效果)。如《三国演义·第一百三零回》(上方谷司马受困  五丈原诸葛禳星)中道:

是夜,孔明扶病出帐,仰观天文,十分惊慌;入帐谓姜维曰:“吾命在旦夕矣!”维曰:“丞相何出此言?”孔明曰:“吾见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隐,相辅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命可知!”维曰:“天象虽则如此,丞相何不用祈禳之法挽回之?”孔明曰:“吾素谙祈禳之法,但未知天意若何。汝可引甲士四十九人,各执皂旗,穿皂衣,环绕帐外;我自于帐中祈禳北斗。若七日内主灯不灭,吾寿可增一纪;如灯灭,吾必死矣。闲杂人等,休教放入。凡一应需用之物,只令二小童搬运。”姜维领命,自去准备。

时值八月中秋,是夜银河耿耿,玉露零零,旌旗不动,刁斗无声。姜维在帐外引四十九人守护。孔明自于帐中设香花祭物,地上分布七盏大灯,外布四十九盏小灯,内安本命灯一盏。孔明拜祝曰:“……”拜祝毕,就帐中俯伏待旦。次日,扶病理事,吐血不止。日则计议军机,夜则步罡踏斗。

可见,诸葛亮即便是想延寿12年,也得大费周章。鲁迅先生曾评说:“与显刘备之长厚近似伪,状诸葛亮多智而近妖。”其人气吞曹吴,却身不批一甲,腰不配一剑,指点江山,震慑天下,但在“神、仙、魔、妖、人、鬼、兽”之道家排行榜上,其法术仍处于低端,因此将空间(天罡)转换成时间(北斗)时显得极其费力。

在中国古代,道之为物,乃时间与空间之有机糅合并以时间为主。除上述论证外,现代物理学也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明。物理学家Einstein在其相对论中曾推导出著名的时间膨胀公式

 

中国古代经典之对偶观(六)


其中,c=300000000米/秒为光速, To为物体相对静止时的单位时间间隔(如一秒等),v为对应物体在此单位时间内的(匀速)运动速度,To为物体以速度v运动时的单位时间间隔。若设相对静止时时间间隔To=1秒,物体以v=0.8c的速度作相对运动,则其能感受到的真正时间间隔为5/3秒。这说明,若相对静止时物体自身所携带的钟每隔1秒钟“滴答”一次,则以速度0.8c作相对运动时,该钟要每隔5/3秒才“滴答”一次。可见,(横向)空间运动使得时间尺度发生了改变(此处为膨胀),反之,时间尺度的变化亦能产生空间运动。其中“横向”乃针对于下文的“纵向”而言。)若某生物原本能存活60年,则不难算出:其在以速度0.8c的相对运动世界里,就能存活100年;其在以速度0.99c的运动世界里,就能存活1000年;其在以速度0.999c的运动世界里,就能存活10000年!

可见,中国古代神话世界里的长生不老、寿与天齐等,并非毫无科学依据;而“生命在于运动”,似乎才是天理。“洞中三七日,世上一千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等文学描述,实际上都可以从时间膨胀理论得到合理之解释。天庭是如此地高远,神、仙们总能在固定位置找到某个所在(如南天门),这意味着天庭运动之(线)速度必然非常巨大,否则角度将产生很大的偏差。至于“洞中”之世界,虽然其仍处在地球上,但应该自有其相应之道理。汉语中“久远”一词之组合,真是再恰当不过,非久不能远,非远不能久。

时间膨胀效应在痛苦失眠之夜晚会显得更加真实。“雨打芭蕉”、“夜雨闻铃肠断声”、“罗衾不耐五更寒”、“寂寞恨更长”等场景,跃然纸上。由于思绪之紊乱与身体之辗转反侧,以致个时辰硬是被拉成了漫漫长夜。

此外,这世上或许还存在着另外一种运动。根据前文所论述之对偶理论,数域中的实数对应虚数。客观世界之运动速度用实数来表示,而虚拟世界的运动则需要用到虚数。当物种寂然不动而在沉思或遐想时,其运动速度就是虚(虚拟)的,这时将产生时间收缩效应。现实中这种现象比比皆是,如一场精彩的讲座会使得人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若物体以速度0.75i米/秒(其中i为虚数单位)作思维运动,则其能感受到的真正时间(秒)间隔为4/5秒。这说明,若无思无想时物体自身所携带的钟每隔1秒钟“滴答”一次,则以速度0.75i米/秒作思维运动时,该钟每隔4/5秒就会“滴答”一下。即(纵向)思维运动可使得时间尺度发生改变(此处为收缩)。当身体与思维同时在运动时,当以思维运动为主,因为虚拟的速度总比现实要快,且要多快就有多快“春宵苦短”、“欢娱嫌夜短”等,正是其真实写照。

结合本书卷关于实数、虚数之哲学论述,物体所感受之时间尺度会随着其现实/虚拟运动速度的改变而膨胀/收缩这一论点,在数学上得到了圆满的解释。而道之时空观,亦可得到定论。

最后解释“道”这个字本身,来为中国古典哲学与古典思想做一个注脚。道,由“首”与“辶”组成。首,即头部,中国古人认为行万里路要靠头脑,这一点从造字结构就可见一斑首,其上是两点一横,若将两点横置,则可清楚地看到,其表示一阴一阳两个爻象。这说明,古人认为头脑之智慧是来自于阴阳学说,这其实是对宇宙对偶结构之高度意象认识。阴阳二爻下面是“自”,其来自于身体之“身”。显然,中国古人认为,人之上半身就可以代表自己。为什么呢?“形而上者谓之道”,中国古代学者很重思想,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中国古代的经典很早就会进入哲学而非科学领域。道的最下面是个走字底“辶”,这说明古人认为人要想悟道,首重思想而非靠足行走。正因为此,才会有“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之说法。在《三国演义·第三十八回》(定三分隆中决策 战长江孙氏报仇)中,作者罗贯中描绘诸葛亮作为躬耕于南阳隆中之一介书生、未出茅庐而定天下三分之场景,就很鲜明地说明了“道”这个字。

道经《龙门心法》之“求师问道”篇中曰:

大众,这个皇天至道,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至广至大至高至尊;至玄至隐,至幽至渺。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可以经天纬地,可以出幽入冥;若存若亡,入水不濡,入火不焚;前无古,后无今,生育天地;运行日月,长养万物;生圣生贤,生仙生佛。蠢动含灵,昆虫草木,无人不有,无处不存。日用寻常,悉皆妙道。只因百姓日用而不知,下士心迷而不悟,所以一真随失,万劫难明。父母未生前,真灵不知其始;精神已去后,此身不知其终。颠倒轮回,生死苦恼。我所以指出源根,教人急求真师,早闻至道。

这算是对“道”最不厌其烦的解释了。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曰:

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纪,地有五理,故能为万物之父母。清阳上天,浊阴归地,是故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纲纪,故能以生长收藏,终而复始。惟贤人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傍人事以养五藏。

即古代中医认为,从先天而言,人与动物都禀受地气而生,而地象足,是以人与动物都能奔走。但唯有直立行走之人类,禀受的天气最多,而天象头,是故人脑发达。地象足,有利于强健躯体(特别是下肢或下身)野兽善于奔跑,可能正由于此。此外,欧美人似乎天地两象都不弱,故崇尚天象头之中国人在踢足球、打篮球等有身体接触之强力运动中,都逊色不少。但只要不太耗体力的、技巧性较高之运动(如乒乓球),那中国人可就有了用武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